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“马云把实物商品的交易做成了老大,为什么还有京东商城?”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813|回复: 0

1

主题

1

帖子

36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36
发表于 2019-1-21 23:14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原创声明
  • 作者:吕廷杰,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副理事长、北京邮电大学教授
  • 本文根据2015年12月27日“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-大变革时代的企业活法”新年论坛吕廷杰教授《“互联网+”的价值创造与商业机会》主题演讲整理,文章仅代表演讲人个人观点(未经本人审核)
  • 来源:华夏基石e洞察(ID:chnstonewx)
  • 未经许可,禁止进行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。如需转载,请通过向华夏基石e洞察(ID:chnstonewx)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。

非常高兴与大家交流,我想跟在座的各位,尤其是那些来自创新、创业第一线的各位企业家们谈论什么是真的互联网+。
我看到了非常严酷的事实。两星期前,我去参加中关村管委会的2015年末总结会,他们告诉我,2014年初我们给你介绍的那些P2P互联网公司,90%都死了。我非常诧异。
迷茫的不仅仅有企业家,前面一段时间,交通部出台了专车的管理规定,我认为这是在拿麻将的规则打桥牌。更有甚者,广东政府居然将Uber专车给叫停了。
更有甚者,北大某著名经济学家在一个月之前出版了他的新书,在这本书的新闻发布会上,他一再强调这个观点:“传统的经济学理论过时了。如果用古典经济学派的理论来看当今最大的三家互联网企业BAT(百度、阿里巴巴、腾讯),我认为这不是垄断,如果说是垄断,那也是好的垄断。因为垄断没有给消费者带来任何伤害,大家用BAT的服务也都用的挺好的。”因此,他得出一个结论,古典经济学理论过时了,不适用了。
这个观点错的有多离谱!如果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完全不懂互联网,就拿这个错误的观点去左右它,中国互联网产业将会走向哪里?
什么是互联网现代商业逻辑的本质呢?答案只有一个,请在下文找。有惊喜哦。
互联网:从替代别人,到创造价值
2014年8月,中国互联网大会上,我在为新书《移动的力量》搞签名售书活动,一个温州中年妇女带着七八个小伙子冲进来,不分三七二十一就打砸展台。被警察控制住之后,这个女的泣不成声,原来她家里做了十多年的实体店,投入了很多钱,现在却在一家家地关门、倒闭。年轻小姑娘跑到她的店里,试穿衣服,“竟然当着我的面用手机扫码,然后去网上购买,难道我变成你的试衣间了吗?我要跟你们这些搞电子商务和互联网的人拼了。”
阿里巴巴在美国纽约上市之后,美国几个电子商务杂志的主编,一直在问我一个问题:阿里巴巴这种模式能成功吗?很多美国投资人和研究学者并不看好它,认为这是电子商务十几年前的模式。美国人认为网上最适合卖的不是手机,不是皮包,不是帽子,不是实物商品,而是数字内容、音乐、视频、杀毒软件。大家知道差别在哪?后者不需要物流。很难以想象,中国网上交易量这么大,得有多大的配送力量。而且他们认为这种模式五年后必定完蛋:中国的人口红利没有了,劳动密集型产业正在在向东南亚转移,所以,尽管2015年“11.11”破天荒地完成了900亿元的交易额,但是阿里巴巴的股价是跌的。这就是美国人看待互联网的方式。
中年妇女在抱怨电子商务抢了她的生意,商业银行在抱怨余支付宝、额宝抢了它的生意,基础电信运营商抱怨微信抢了短信、彩信的生意。其实这些,都是价值的转移。
我和我的团队一直在关注一个问题:互联网除了替代别人,能否创造新的价值呢?按照经济学的观点,互联网要想创造价值,必须成为社会生产力三大要素中的劳动工具、生产工具。
根据我的长期的观察,从美国GE的工业互联网,到德国的工业4.0,和英国的产业互联网的概念,互联网将进入3.0时代,将开启一个新的再平衡过程。
互联网1.0就是桌面互联网,互联网2.0就是乔布斯定义的、以消费和娱乐为主的移动互联网。而互联网3.0就是让互联网广泛运用到实体经济,也就是我们今天讲的互联网+。
什么叫互联网+?什么叫+互联网?
这就要从web技术谈起。1989年,万维网技术问世,这就是web 1.0版本,它颠覆了传统的传媒。
传统的传媒是少数精英收集到支离破碎、有限的信息,再基于一定的价值观编辑整理信息,然后用可控、可管理的报刊杂志、广播电视传播这些信息,作为普通的个体只是被动地接受,基本上能看到什么信息,听到什么信息,都是按照它的传播口径来的。
WEB1.0的出现,不是你给我看什么,我就看什么,而是我想看什么,就看什么。喜欢政治的看看十八大,喜欢国际的看看世界环境大会,喜欢体育的看世界杯,大家各取所需。
所以,雷军的小米就做了小米盒子,凭什么电视机就得看你播的节目呢?我要让电视机能够随意上网,在我方便的时候去点播我想看的东西。广电总局说:“不可以。不能播。”中央领导都在提倡互联网,你凭什么不能让电视机上网呢?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哀。我们已经到了信息化工业时代,你为什么还在做着阻碍文明的事情呢?这是社会的悲哀。
永远不要跟趋势作对,大禹治水重在疏导,你要让它去做,但是最后怎么管治,这是值得去研究的。可是,你怎么能随便去封堵它呢?
紧接着web2.0就产生了,网民可以发声了,成为了内容的生产者和内容的消费者,也叫自媒体和社会化媒体。这个过程本身带来了网络和业务的分离。以前铁路说铁轨是我修的,所以客运、货运都得是我的;电视台的线缆是广电局接到你家门口的,所以网、业不分离,所有的节目都得看我的。
现在完全进入到第三方平台化了。平台的提供者和上万的内容的生产者和消费者可以毫无关系,网业分离。以前总政歌舞团小剧场是给总政歌舞团演出用的,人艺小剧场是给人艺演出用的。现在变成了ABC剧场,剧场是我开的,可是我没有戏班子。没有戏班子没关系,我可以今天租给郭德纲说相声,明天租给赵本山演二人传,后天租给谭晶开演唱会。我只是第三方平台。
中国移动原来有个飞信,本来就做了不好,后来微信出来之后,他们就开经营分析会。
一些人说:飞信不能收钱,收钱的话,人家就不用你飞信了,而是去用不要钱的微信了。
另外一堆人马上跳出来说:我们花了这么多人、财、物,做了这么一个飞信,不收钱?这不是国有资产的流失嘛!谁能接受?我们干嘛做一个不要钱的飞信呢?
后来,我说:你们别争了,你们知道腾讯内部是怎么评价微信的吗?我告诉你,微信不是摇钱树,而是摇钱树的土壤。腾讯不直接拿它挣钱,而是拿它构建了一个第三方平台,既不是买方,也不是卖方,这成了互联网一个基本的商业逻辑。
淘宝天猫上没有一家店铺是阿里巴巴自己开的,马云说的是,“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”,言下之意,就是我要让天下人在我这里做生意挣钱,让天下人都在我这个平台上买东西。
苹果APP Store,也没有一个应用程序是苹果公司自己开发的。
Uber则把所有人的能力和闲置的碎片化的时间和资源串起来了。这个商业模式居然让王石这个完全不搞IT的给看懂了。王石说,这是我见过的迄今为止最让我震撼的商业模式。我长这么大,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让我震撼的商业模式。Uber给人们的震撼在哪?
以前,我们在web2.0上分享的是信息,自己创作的一首歌,一个思想,或者我们得到的别人的一个文章,于是跟大家分享,信息的分享很自然,因为信息产品的使用权和所有权是可以分割的。我传给你信息,本人并没有失去,所以人们非常愿意与你共享。
实体经济中好像就不能分享。但是Uber创造了个体总会有的闲置的时间,以及闲置的车子,于是拿出来共享。Uber让每个有车的人成为出租车司机,又成为出租车司机服务的对象。今天你是出租车司机,明天他是出租车司机,你们相互服务,这叫共享经济。它将WEB2.0的信息共享变成了实体的服务资源的共享。请问这样的商业模式,如果还是用管出租车的司机方式管它,这对吗?岂不是拿麻将的规则在打桥牌?Uber以后不仅让你找到出租车,找到代驾,还可以让你找到家教、找到月嫂、找到护士、找到一切。所以,Uber的市值也如日中天,已经从一百亿美金飙升到六百亿美金。
淘宝、天猫已经将实物商品的交易做成了老大,为什么还有京东商城?
今天很多的互联网应用,为了打造自己的垄断不遗余力,最简单的手段是烧钱,烧到最后还不行,如果还不能将你干掉,于是就合并。百度控股的去哪儿不是和携程合作了吗?滴滴和快滴烧了那么多钱,一年烧掉十几个亿,最后说咱俩合并吧。从经济学的逻辑角度来说,这里有一个边际效应递增的特点,或者叫做成本的弱增加性。早些时候就有人就提出,互联网的玩法就是做第三方平台,只有老大,没有老二,把你们统统都干掉。我必须成为独一无二的老大。
有一天,我在北大上课,一个著名IT公司的副总裁站起来说,“吕老师,你讲的我都明白,但是我可不可以提一个问题:马云的淘宝和天猫已经把实物商品的交易做成了老大,做的很好,为什么还有京东商城?”你们知道这个问题有多好吗?如果你能回答这个问题,说明你还懂一点互联网思维。
中国80%在做互联网的人没有互联网思维。
答案是什么?“因为京东商城、苏宁在线不是互联网思维,那叫+互联网。”
马云说了,“银行不改革,我们就改革银行。”他哪里来的底气?2013年底,埃森哲公司发布一个广告,报告称:2020年,也就是五年后,美国三分之一的银行和金融机构会倒闭,这是为什么呢?因为金融行业的四大趋势:服务的无网点化、支付手机化、金融服务垂直化、金融服务个人化。
紧接着,凯文凯利发布一个报告:二十年之后,有三百年历史的世界银行业将不复存在。在座大家都会有目共睹这一天,马路上不再有商业银行,你们会相信吗?
可能银行金融界的人士不会相信这一点。如今,哪个银行没有网上银行业务?哪个银行没有手机支付业务呢?传统商业银行都在努力地拥抱互联网,都在做手机支付。
这可能就是传统商业银行必死的原因所在。还在银行+互联网的规则在做,这叫做+互联网。哪个行业都可以+互联网。
在Uber出来之前,没有打车软件吗?有!可是那些打车软件都是为出租车行业量身定制的,就像马云在《从信息时代到数据时代,从IT到DT》这本书中所写的那样,这是利己的。银行+互联网,苏宁实体店再+互联网,这种东西短期内绝对有效益,因为它改变了你传统的渠道、营销的模式等,所以短期内确实有效益。
但是,它没有改变传统的商业规则,比如银行监管的规则、体系,利息的制定等等,商业零售业的进、销、存管理体系都不会因为你用了互联网而发生变化,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它也是没有创新性的。
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,没有创新性,就意味着你的商业的成长性是有限的。对投资人而言,风险就是收益。更多的风险意味着更高的期望与回报。如果能够做一个第三方平台,用全新的商业逻辑颠覆传统的商业规则,那不就是更大的创新吗?
乌镇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,中央电视台采访柳传志,“你怎么看互联网?”柳传志回答道:“它将对整个产业有颠覆性、破坏性和重构的作用。”这句话说的非常到位,这才是真正懂互联网的达人!
Uber出现以后,出租车司机为什么那么紧张? 如果政府不管,出租车行业可能就没了。
我的一个学生,他儿子每天从北京的新街口打车到北理工大学上学,只要刮风下雨,8元钱就可以叫一辆Uber专车,专车司机顺路就给他捎过去了。以后还要出租车行业吗?
以前,很多上市公司的钱都投不出去,于是就有短信群发公司找到他们,帮助它们去群发信息,“你需要贷款吗?”“你要不要贷款?先生”真是烦死个人。运营商也为此遭诟病。后来运营商凡是接到此类投诉,就封了这个群发号。于是,这些多余的上市公司的钱也就没有渠道去推广。
结果冒出来一些专家:“这都什么年代了,你们怎么还这么推?告诉你,建一个网站,通过网络去放贷。”于是,中关村管委会底下的公司很多都做了P2P小贷的网站,结果惨不忍睹,90%都死了。
这就是没有第三方平台的概念,如果是第三方平台,应该让所有放贷的人在上面放贷,所有借贷的人在上面借贷,平台自己做征信。这个企业要借三百万,我告诉你,可以借给他,因为我分析过他的未来产品很有前景,还有他以前的还贷记录、纳税的记录都很良好,客户口碑也不错,管理团队也很团结,所以,你可以借给他,如果他将来还不起,我来做担保,我给你还,但是你得给我这次担保付佣金。
这是在靠什么挣钱?大数据分析挣钱!
+互联网,在短期内也有优势
所有的+互联网,短期也有它的优势。第三方平台也有很多问题。有Uber专车司机将客户抢劫了的,甚至把女乘客强 奸了的。淘宝、天猫上卖仿冒、伪劣商品的也大有人在,这绝不是Uber或者阿里的人想看到的,但是所有店都不是它自己开的,它怎么去控制呢?所以,如果你想买一部手机,请不要到淘宝、天猫上买,而是到京东、苏宁上去买。去京东、苏宁上买,也就相当于去实体店购买。因为京东、苏宁那一套进、销、存管理体系,怎么可能买到二手手机来卖呢。就算你买到二手手机,你去找它,它不就赔你了吗?但是你能保证在淘宝上就买不到一个二手翻新的手机吗?所以“+互联网”与“互联网+”双方各有利弊。
第三方平台的危害性
第三方平台的危害性在哪里?如果这个平台既不是卖方,也不是买方……电子商务中有个B2C的商业逻辑,B端是企业端,C端是客户端。
传统拍卖公司就是一个第三方平台。拍卖公司既向卖家收取成交价的5%的佣金,也向买家收取成交价的5%的佣金,既赚了卖方的钱,也赚了买方的钱。这在经济学中叫双边市场。可以向两边收钱。
Ebay在做电子商务的时候,采用了一个新的规则:买家不需要付佣金,卖家付5%的佣金,这比传统的第三方平台少了一半的佣金。于是,在C端,几乎不需要花什么代价,就非常容易把大家都免费聚拢过来,最后就“挟客户以令天下”,然后,在B端,创业者若是不跟我合作,你连推广的渠道都没有,最后你就死定了。
我一个学生做3D引擎已经做到全中国最好,在成都高新技术开发区先后投资了将近六七千万元,聘请了一些印度和韩国的游戏开发高手,最后被腾讯盯上,开出两三千万元的价码,提出收购公司、控股80%的要求。我的学生自然不答应。但是最后腾讯说,你若不答应,你不就四个技术骨干吗?我给他们公司翻倍,直接将他们挖过来,你不就死定了吗!现在,你们以为垄断还有好的垄断和坏的垄断吗?他们烧那么多钱进去,是为人民服务的吗?我们的某些大牌经济学家,真是太愚蠢了。简直一派胡言。
以前,以为电子商务最容易发展B2B,企业对企业都是大宗交易,可是今天最活跃的BAT都是对个人,都是2C的,知道这是为什么?因为2C,最容易将势聚起来。现在对个人类的2C型的互联网应用,跨时空、跨规模的低成本的聚集效应,加快了网络空间垄断平台的形成。
我们某些专家,只看到了C端个人端没有受到伤害,好像就没有侵害到我们的利益,难道,这种第三方平台对创业者的压力,他们真的没有看到吗?
网络垄断利用双边市场原理,以免费模式汇集了亿万用户,实质上控制了其他应用接触网民的入口,它把别人进入网络的入口都都堵掉了,然后再向B端去收钱,这种垄断是对社会是有害的!
市场是只无形的手,政府是只有形的手。厉以宁老师说,“我们现在,好像这两个手都失灵了。”怎么办?我们应该有第三只手——网络道德。
传统意义上的垄断局限在一个行业之中。网络生态的跨界与融合最终实现了跨行业的横向野蛮生长,并对传统行业产生颠覆性的重构,大者恒大,赢者通吃,这已经成为互联网产业的基本特征。
互联网创业者必须懂得平台经济的现状是什么?要么做一个平台,要么利用平台,要么被平台消灭,否则+互联网,短期可以做一段,长期是不可以维系的。
如何保证平台的开放性,已经成为互联网的治理和制度创新的全新课题。
怎样在网络这个维度里,解决传统产业的痛点?
当我们利用互联网,去做传统产业的转型与调整的时候,能否找到你想进入的实体领域它的痛点是什么?能否在网络这个新增的维度里,去解决你原来的痛点?
还是拿Uber的例子来说。Uber的革命性在哪?
交通部的领导说,我们没错,全世界的出租车行业都是统一定价的。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因为道路资源是稀缺的,一条路能走多快,不取决于路有多宽,而取决于有多少人在同时用这条路。这叫拥塞系统。
因为公共道路是稀缺资源,所以,出租车是可以砍价的,比如在某个刮风、下雨、下雪的日子,你要赶火车或者机场,急的打不到车的时候,你可能愿意多花钱去打车,于是你就要跟出租车司机讨价还价。但是,当你跟出租车司机讨价还价的时候,岂不是占用了道路资源?你一占用了道路资源,岂不是影响了别人的通行?所以,在一个拥塞的服务交通系统中,出租车必须统一定价,不能砍价。
出租车司机说,那我本来能多挣的钱,就挣不到了。挣不到怎么办呢?出租车牌照就值钱了。不能发展那么多出租车,不能有那么多竞争对手,不是谁都都可以提供出租车服务,于是就要有控制。这就是传统的管理模式。
Uber的想法是什么?人们虽然不可以在公共交通道路这个稀缺的拥塞系统中讨价还价,但是可以在网络空间讨价还价,因为网络空间不又占用实体道路资源,而且它还可以让车更准确、有方向性的避免“扫马路”,减少污染,减少浪费。
我带的一个女硕士,今年6月份毕业,要将物件打包送到大兴一个亲戚家里。一个女孩子背着箱子上下地铁挺不方便的,于是就想打个车,走了算了。从学校打车去亲戚家要180元钱,她听我说Uber可以议价,于是发了个信息:从海淀区学院路×××到大兴×××,我愿意出60元,有人愿意去吗?于是马上就有两个司机接活。其中一个说:太低了吧。100元钱,我就跑。另外一个说:90元,我就跑。最后砍到80元,成交。对学生来讲,能省100是100。请问这个讨价还价占据道路资源了吗?
我现在帮国际投资公司看投资报告,我要准确地给他们写出一个准确的判断:这是互联网思维,还是+互联网。这个一定要分清楚。
其次,我并没有说,+互联网完全不行。+互联网在短期来说,是可以获得优势的。
比如鞍钢,它没有办法一上来就做一个第三方平台,那是不是可以先这样:先对鞍钢的进销存管理、期货管理、销售管理、货运管理,先做一个电商平台,这个平台是利己的,这叫+互联网。
然后把整个信息分离出来,变成信息产业公司,再去接其他钢铁企业的活。因为如果你如果想接其他钢铁公司的活,就不能跟自己关联太多,因为你可能与其他企业互为竞争对手,于是需要将它单独剥离出来,最终独立上市。
你可以+互联网,先成长这套应用,把它弄成熟了,然后为整个行业服务,成为一个第三方平台。最终的长远战略是第三方平台,中间可以有一个+互联网的过渡。
但是,所有这一切,首先,它是否是基于你的互联网思维的设计?其次,它能否解决传统产业原来的一些痛点。
一些做O2O公司为什么会死,就是因为没有在网络空间解决原有传统产业空间的一些痛点,所以在商业逻辑层面,本身就是不成立的。包括以前一些+互联网,也很容易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。因为以前的打车软件都是为出租车行业定制的,而Uber根本就不CARE出租车行业,眼睛就不是出租车行业服务的,而是让全天下的资源共享与互联,这就是所谓的共享经济。
我们很多人,包括信息化50人论坛,我们都在认为,明年将是中国共享经济爆发的一年,会有大量的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出现,这值得我们大家一起去关注,一起去创造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